首页 → 中国历史 → 近现代中国史 → 中国近代史研究 微信号盘龙历史网订阅精彩内容

汪朝光:国共内战国军军事失利原因辨析

汪朝光    2014-01-02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报错 【大字 小字


  国民党在战后国共内战中的失利,一向为史家关注。抗战胜利之初,就物质基础而言(包括军事、经济等各方面),国民党已达到其执政时期的高峰。可又何以在短短几年间,即在内战中失利,其间缘由,政治、经济、外交与社会层面之因素,已为诸多学者所探究。然而更直接的原因,应为其军事失利。就军事层面的研究而言,学界关注较多的为具体战役之成败得失,如1948年底至1949年初的三大战役。本章则企望以内战初期国民党之军事战略战术为中心,对其成败得失作初步之考查与辨析,期使我们对国民党何以在内战中失利之缘由有更进一步之体认。

  一 战前之国共力量对比

  全面内战爆发前,在军事力量的对比上,国民党大大超过其对手中共。国民党军总兵力约为430万人,其中陆军200万人,特种兵36万人,非正规部队74万人,空军16万人,海军3万人,后勤、机关和院校101万人。陆军编组为步兵36个军、150个师(内54个整编师)、3个独立旅,骑兵10个旅、3个独立团,炮兵12个团(内美式榴弹炮5个团),工兵18个团,辎汽兵24个团、11个营,通信兵8个团、11个营,战车兵3个团,铁道兵3个团;海军编组为海防(青岛)、江防(江阴)、运输(上海)舰队及8个炮艇队,有舰艇129艘;空军编组为沈阳、北平、西安、汉口、重庆军区,有飞机443架。其军力部署大致为,一线:(1)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7个军;(2)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下辖第十一战区(北平)4个军、4个整编师,第十二战区(归绥)3个军、1个整编师、1个骑兵军、2个骑兵师;(3)第二战区(太原,司令阎锡山),5个军;(4)徐州绥署(主任薛岳),下辖第一(南通)、第二(济南)、第三(徐州)、第八(蚌埠)绥靖区,5个军、9个整编师;(5)郑州绥署(主任刘峙),下辖第一战区(西安)8个整编师,第四(许昌)、第五(开封)绥靖区6个整编师;(6)武汉行辕(主任程潜),下辖第六(樊城)、第七(大冶)绥靖区2个整编师。二线:(1)广州行辕(主任张发奎),2个整编师;(2)衢州绥署(主任余汉谋),1个军、1个整编师;(3)西北行辕(主任张治中),3个军、3个整编师、1个骑兵军、4个骑兵师;(4)重庆行辕(代主任朱绍良),6个整编师。总兵力为78个军(师)。但上述统计不包括国防部直辖之第五军、整编第十一、七十四师等部队。

  中共部队总数约为127万人,其中野战部队61万人,计有24个纵队(师)、11个旅,地方部队66万人;分属陕甘宁晋绥联防军(3万人,代司令员王世泰)、晋绥军区(5万人,司令员贺龙)、晋冀鲁豫军区(27万人,司令员刘伯承)、新四军兼山东军区(42万人,军长兼司令员陈毅,1947年1月底改称华东野战军)、东北民主联军(30万人,司令员林彪)、晋察冀军区(20万人,司令员聂荣臻)、中原军区(5万人,司令员李先念)等战略区,另有炮兵1个旅,14个团,17个营,38个连,没有海、空军。

  就军队实力而言,国民党的海空军为中共所无,其陆军野战部队数量为中共的三倍以上,装备亦大大超过中共部队。全面内战爆发前,中共部队共有步马枪447万支,短枪44万支,冲锋枪2678支,轻机枪46万挺,重机枪1699挺,轻迫击炮1559门,92步兵炮124门,山炮58门,重装备数量明显偏少。以国民党军头等主力——整编第十一师和中共部队中装备最好的东北第一纵队相比较,前者拥有各种枪11520支(其中冲锋枪2370支),各种炮440门(其中105榴弹炮8门),汽车360辆;后者拥有各种枪13991支(其中冲锋枪92支),各种炮46门(其中75山炮12门),没有汽车。两者相较,枪械数大体持平,但前者配备的自动枪械占据绝对优势,火炮装备接近于后者的十倍,机动性更远胜于后者。国民党所辖军工企业的生产能力也远远超过中共,其18家兵工厂月产步枪约9000支,机枪1430挺,各种炮875门,而中共65家兵工厂月产步枪1030支,机枪15挺,迫击炮仅2门,基本不能生产重武器。当然,国民党军拥有的美械装备是否能在实战中发挥效用,是值得探讨的问题。陈毅根据其作战经验认为:“美械使火力增强,但火器复杂,干部无法掌握,不能灵活机动,消耗弹药甚多,缺少运输工具,供给不上。野战能力很弱。美械化害多利少,最多不过利害相等。”而且美械装备部队经常受到补给问题的影响,并由于美国一度实行武器禁运,使其效用时常不得发挥。蒋介石曾告杜聿明,“东北部队对于美械弹药应设法节省,不得浪费,希特别注意,通饬所属遵照办理为要”。蒋并将此情形告在美负责采购军火的毛邦初,令其“可以汝所知之实情转告。美械子弹之奇缺实为严重情形之主因也”。

  正是因为国民党对中共的强大军事优势,使国民党及其领袖蒋介石在处理战后国共关系问题时,弃和而就武。1946年1月,国共达成停战协议,双方在关内的战争暂时停止,但国民党的战争部署并未停止,军方认为“国共和谈终久谈不接近,会议亦不过照例文章。” 1月14日,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召集各部门主官开会,提出:(1)陆军方面以整训名义,迅速整编,充实粮弹,赶运各师武器,并多制游动铁丝网,俾适于北地作战;(2)空军方面,应多储油弹于各重要基地;(3)海军方面,第一舰队已在渤海口游弋,继续阻绝奸匪海运;以上各项系密为准备,如中共听命,则国军各师固应趁此时机,充实整训,如其背信抗命,则我有充分准备,宁未雨以绸缪,亦可毋临渴掘井也。为此,军方有关部门在2月间拟出了作战计划,蒋介石于3月4日“批交军政、军令、军训三部秘密研究准备”。该计划要求第一步攻占热河之赤峰、承德及察省之多伦、张家口,同时以数军由海道输连云港登陆,以歼灭苏北鲁南的中共部队;第二步打通津浦线;第三步再击灭冀南、豫北的中共部队;对于延安则认为在政治全面破裂之时,应一举而攻略之。4月5日,蒋介石致电徐州绥署主任顾祝同与郑州绥署主任刘峙,要求“一面缩编,一面训练,以期随时可以应战也。” 5月22日,蒋介石又给顾祝同和刘峙发去极密电,要求陆空军联合作战之训练工作应即策划准备,本月内部署完毕,6月1日开始联合演习,限于6月底训练完成。可见国民党是以6月底为期准备战争的。




历史头条回顾

本文编辑: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