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历史 → 近现代中国史 → 中国近代史研究 微信号盘龙历史网订阅精彩内容

国民党败局与蒋经国“打虎”失败无关

武之璋    2014-01-21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报错 【大字 小字


  一、杨天石先生之误

  在贵刊今年第9期看到一篇杨天石先生的大作《蒋经国“打虎”为何失败》。杨天石教授是我敬佩的大陆学者,尤其是杨教授对蒋介石先生的研究,无论史实考证,功过评断,皆很严谨,足以成一家之言。但是关于蒋经国“打虎”一事,杨教授对整个事件的历史背景、“打虎”70天蒋经国碰到的问题、“打虎”草草结束的原因等关键性的大问题的了解都不够深入,也不尽正确。杨教授的结论:“豪门越‘豪’,处理其贪腐,就应该越坚决、果断、及时,这就是历史的教训。”是简化了历史因果关系,把复杂的历史问题用泛道德的理由来解释。其实问题的根源在于国民政府抗战后经济大崩溃。“打虎”根本是当时外行的经济部部长王云五幻想出来的错误政策,根本就没有可行性,“打虎”的任务注定失败,把问题归咎于孔令侃的扬子公司,实在离了谱。

  至于“打虎”打到孔令侃的史实考证,目前相关资料除蒋经国日记(沪滨日记),还有蒋经国书信集、蒋介石日记、总统事略稿本、王回忆录等。

  事实的情况是,查了扬子公司的仓库,蒋经国呈蒋介石函说“并无不法”。王回忆录也特别提到所谓蒋经国得罪孔令侃,孔向宋美龄告状,宋又压迫蒋介石等等,纯系小说家言,绝非事实。当时在国共斗争期间,左派报纸煽动丑化国民政府无所不用其极,扬子公司案涉及孔、宋、蒋三大家族,当然要抓住机会极尽丑化对手之能事。但扬子案迄今找不到不法的确切证据,退一万步想,扬子案找到证据了,蒋经国也六亲不认地严惩了孔令侃,蒋经国“打虎”就会成功吗?

  事实上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财政已经进入绝境,蒋经国上海“打虎”必然失败,成功失败都与扬子案无关。

  至于“打虎”,虎头蛇尾草草收场的原因,在沪滨日记中说得很清楚,其过程及结果完全不出张公权的预料。我们看以下蒋经国的日记(详见《蒋经国自述》,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83-199页):

  九月二十九日

  今天起得很早,心中非常的忧烦。工作的环境,一天比一天来得困难,米的来源缺乏,小菜场的秩序还是很乱,有若干的小工厂已经被迫(因为没有原料)停工。

  十月四日

  自星期六开始,市场已起波动,抢购之风益盛。一方面因为烟酒涨价。同时亦因通货数量之增多,所以造成了今日之现象。目前抢购之对象,为纱布呢绒等物,恐怕将来要以米为对象了。

  十月六日

  抢购之风,虽比较好转,但问题的严重性,并没有解除。米的来源,空前的来得少……

  十月九日

  再加上××(扬子)公司的案子,弄得满城风雨。在法律上讲,××(扬子)公司是站得住的。倘使此案发现在宣布物资总登记以前,那我一定要将其移送特种刑庭。总之,我必秉公处理,问心无愧。但是,四处所造成的空气,确实可怕。凡是不沉着的人,是挡不住的。

  十月二十八日

  九时到行政院,继续参加经管会议。大家都主张让步,决定粮食可自由买卖,工资可调整,百物都可合本定价,换句话说,一切都照旧放任了。

  十月三十日

  粮食问题,仍然无法解决,不是商人投机囤积,便是地方阻进……做烧饼油条的人,领了配给粉之后,不去做烧饼,而以面粉卖黑市。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上海整个经济情况日渐恶化。所有违反经济规律、市场原则的恶果一一浮现,整个局面失控,中央决定取消一切管制措施。蒋经国在十一月二日的日记中,沉痛地记载:“限价已经开放,七十天来的努力,已一笔勾销。回想起来,真是惶恐万分,今日发表告上海市民书,承认自己未能尽责完成任务。”

  从蒋经国日记,我们已经充分了解蒋经国“打虎”的经过,遭遇的困难,以及最后失败的原因。最后是中央在限价无效,又引起诸多后遗症以后,决定取消限价政策。对照时任中央银行总裁的张公权先生对蒋介石先生的警告,我们知道问题的根源是物价管制政策根本是一个错误,整个事件的失败与扬子公司可以说毫无关系。

  二、从统一货币说起

  

  蒋经国上海“打虎”的功过、成败要从中国近代金融货币说起。

  南京政府成立之后,首要之务是建立金融秩序、统一税收、发行纸币、放弃银本位、建立中央预算制度。参与其事者孔祥熙、宋子文、张公权等皆有西方财经知识,深得蒋之信任与授权,他们都勇于任事,敢作敢为。1933年国民政府利用“一二·八”淞沪战役后内地白银短缺,1935年美国实行白银政策,国内巨额现款外流,金融枯竭之机会,断然颁行法币政策,一举把中国货币推向现代化,废除两千年以来落伍的金属货币,使中国的现代化向前迈进一大步,并为抗日战争之胜利打下基础。

  推行法币有一套完整的实施方案,政府通过倡导、劝说并与私人银行、票号、同业公会多方沟通,通过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如赵蓝坪、陈长蘅、刘振东、卫挺生以及世界著名经济学者向国人说明币制改革的重要性,并聘请英国经济学者李滋罗斯作总顾问。河南省首先响应中央政策禁用银元,改用法币,四川、广东继之,不久各省纷纷改用法币。




历史头条回顾

本文编辑: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