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历史 → 明朝 → 明朝历史文化 微信号盘龙历史网订阅精彩内容

明朝废相:皇帝“兼任”宰相之后

程念祺    2014-02-18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报错 【大字 小字


  明朝皇权制度,是明史中研究得比较多的问题,成果也比较显著。方志远先生的《明代国家权力机构及其运行机制》一书,将明朝国家机构各项制度与组织的关系,以及来龙去脉条分缕析,使读者得窥明朝国家制度的精心建构。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该书对明朝皇权的把握相当完整。继王天有等人的研究之后,该书在明朝中枢权力结构的研究上,不仅更为细致深入,也有更好的视角与问题。比如作者指出,在明朝的权力中枢,宦官是“皇帝的代表”。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和把握明朝废相之后专制集权的走向,可以发现许多饶有兴味的问题。

  明朝废相,是在公元1380年,即明朝洪武十三年。在中国历史上,类似于后世宰相的权力很早就出现了,诸如“尹”、“冢宰”、“大宰”等名,皆为国家行政官之首。春秋战国时期,此类职位又以“相”、“丞相”、“相国”之名出现,或称“执政”。秦统一后,历朝皆设宰相一职。汉武帝虚置相职,而将相权基本纳入内廷。从此,历代总是通过对相权的分解,以增强皇权对中央行政的控制力。但是,作为中央行政的中枢,相权始终是存在的。而明朝废相之后,这一历时数千年的宰相制度便不复存在了。

  然而,废相之后,洪武皇帝并没有真正废掉相权;而是一身而兼二任,既当皇帝,又当宰相。那时候,朱元璋平均每日要处理两百多份文件、四百多项事由。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他不得不命令臣下把所有的奏章都写得短而又短,并规定了统一的格式。他还设立了殿阁大学士制度,让一些读书人跟随左右,随时咨询顾问,以解决阅读上的困难。但他严禁大学士议论朝政,以防他们干政。对于历史上的宦官和外戚干政,他深恶痛绝,再忙也不让这些人插手。

  凭着自己的威势和治政经验,朱元璋大致可以将“日理万机”做得不差。然而,这种一身而兼二任的办法,却让继位的皇太孙建文皇帝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年轻的皇帝难免贪睡,上早朝晚了,就会有大臣进谏,说朝政被耽搁了,要求他能像太祖皇帝那样,天不亮就起床,太阳未出就朝见群臣。碍于祖训,建文并不敢恢复宰相制度,却将六部的权力进一步加强。以至于后来篡位的叔叔、明成祖朱棣指责他:“欲将部官增崇极品,掌天下军马钱粮,总揽庶务。虽不立一丞相,反有六丞相也。”

  但是,建文再怎么加强六部的权力,都不可能弥补作为中央行政中枢的相权的缺失。实际上,建文即位后,即召方孝孺“参预机务如内相”。1402年,当朱棣的军队攻占京城时,发现建文已在内廷设立了内阁机构,并备有特制的文渊阁印。这与他的祖父只以殿阁大学士随从顾问的情况大不相同。方孝孺主张君、相分权,恢复古典的冢宰制度。而比方孝孺更长一辈的明朝开国文臣刘基,也非常强调丞相制度的重要性。他曾把后世分解相权的做法,比喻为把不成材的“小木”束在一起充作栋梁之材,是撑不起中央集权这座政治大厦的。

  如果不是朱棣篡权成功,方孝孺、刘基关于相权的主张,是否会影响明朝政治体制的走向不得而知。明成祖篡位后,尽管对建文时期“变乱法制”的做法一概“革除”,却悄悄地保留了建文时期设置的这一“内阁”,并立即召文臣入阁参预机要,开始改变原来由皇帝兼任宰相的做法。由此,相权开始融入皇权,成为明朝的皇权一部分。这与刘基和方孝孺的想法,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洪武皇帝禁止宦官议政,为此还立下不许宦官读书识字的规矩,将严禁宦官干政的命令铸成铁碑立在宫中。在他看来,宦官的事情就是宫中杂役,或者奉使传令。但是,既要用大学士入阁参预机务,又要防止皇权沦于权臣之手,其最方便之法门,就是让宦官与阁臣对掌机要。明成祖在位时,宦官开始大量地受到重用。《明史》上所谓“宦官出使、专征、监军、分镇、刺臣民隐事诸大权,皆自永乐间始”的讲法,大致是不错的。无独有偶,朱棣借口“训女官”,下令让已有子嗣的学官,自愿净身,入宫教书,破了洪武皇帝不许宦官读书识字的规矩。朱棣的“好圣孙”宣宗即位后,则干脆在宫中设立“内书堂”,“专授小内使书”。这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显然,要重用宦官,则不得不使他们具有相当的文化知识。

  明朝宦官接触朝廷机要,是从文件收发上开始的。朱元璋于废相前两年,即洪武十一年,曾下令“奏事毋关白(禀告)中书省”。从那时起,京官奏事,一律改由“皇极门(后称会极门)实封奏闻”,而不再通过中书省。此外,明朝地方官的奏疏,原本汇集中书省,但自洪武十年朱元璋设通政司后,若非事涉机要,即由通政司直接送往六科。六科是皇帝监督六部行政的机构。朱棣在位时,命令通政司:“凡书奏关民休戚,虽小事必闻,朕听受不厌倦也。”越来越多的奏疏要直达御前,宣宗时就设立了文书房,隶属于司礼监(洪武十七年设置),统一汇集内外官奏疏。文书房的另一项任务,就是登记、整理和抄录往来文件,而由司礼监呈递御前。司礼监掌握着最充分、重要的信息,又服侍在皇帝身旁,帮皇帝跑腿办事,传递信息,俨然是“皇帝的代表”,最适合用来制约、压制内阁,其权力和地位于是迅速上升。




历史头条回顾

本文编辑: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