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首页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军事新闻 历史故事 考古探索 文学阅读 盘龙佛学 历史书库 历史资料 历史专栏 国学文化 历史论坛
导航:首页 → 历史故事大全 → 童话寓言 > 阅读内容
水鬼江老大
未知  小故事  2014-02-19 18:35:51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举报
江老大喜欢打鱼。那时候旬河的水大,鱼也多,河岸上的人,农闲了划着小船撒网网鱼,或者用渔叉叉鱼。而江老大仗着水性好,总是空手下河,赤身入水,片刻就见一条又一条的大鱼快乐地飞落在岸边的草窝里。
 
江老大还喜欢捉鳖。鳖生得比鱼笨,可鳖比鱼狡猾。鱼可以钓,可以用网子捞,网鳖不行,钓鳖也难。鳖必须用叉子叉。而江老大捉鳖不用叉,而是用草鞋。他看见鳖在河里游玩的时候,慢悠悠地脱下脚上的草鞋,拴一截麻绳,在草鞋里放一块小石头,然后把草鞋抛进水里。片刻工夫,他拉动麻绳,那鳖就抱着麻绳高高兴兴出了水。
 
江老大还会闭气功。闭气功是什么?闭气功就是在水里可以不用换气。江老大可以待一炷香的时间,我是亲眼见过的。
 
记得那是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刻,我们一边在旬河大桥上享受清凉,一边听大人讲述江老大的传奇故事。这时,公社的武装部长背着一支枪来了。武装部长是个不服人的主儿,当他听说江老大有闭气功以后,“喀嚓”一声,随手从背上的枪膛里退出一粒子弹,顺手丢进桥下的深潭里。说,江老大,你不是有闭气功吗,你有本事下去把这颗子弹找回来。武装部长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那么大的潭,水又那么深,不用说是子弹,就是把枪丢进去,江老大也不一定找得回来。我们都怨恨武装部长太刻薄,可江老大也不答话,纵身一跃就跳进了桥下的深潭。
 
那潭有多大呀,比我们半个镇子都要大;水有多深呢,大人们也说不出来。不过那里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每年都有想不开事情的女人在那里寻死,一去一个准儿。所以,我们小孩子很少到那里去玩,嫌那里晦气,更嫌那里危险。那么一个晦气又危险的地方,谁知道江老大还会不会出来呢?
 
一炷香都烧完了,江老大还不见出来。人们都慌了,武装部长也急得直冒汗。大人们冲着深潭喊了几声,急忙忙活起来。水性好的就跳进深潭寻找江老大,水性不好的就驾着船到潭的出水口计划捞尸。江老大家里已经传出了哭声。也就在这时,江老大跃出了水面,他不仅嘴里含着那枚金光闪亮的子弹,怀里还抱着一条扁担长的大鱼,真是稀奇得不得了。人们赞叹之余,就骂他是水鬼。
 
江老大有了这么大的本领,自然靠他的本领过起了好日子。一条鱼可以换一升包谷,一只鳖也能换一斤油,多余的鱼鳖还能换来更多急需的东西。
 
不过,那时候的鱼鳖水产不怎么受欢迎,他也就是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江老大发财的时候,就是上游下暴雨涨洪水的时候。上游下暴雨涨洪水了,就会有房子被冲、牲口圈舍被毁,洪水携带着檩条椽子家具器皿以及猪呀羊呀顺路而下,江老大就成了浪里白条张顺,驾着木筏在浪里翻滚,十分的洒脱。一时三刻,岸边就有了盖房子的檩条椽子,也有了装粮食的柜子吃饭的桌子,羊圈猪圈也有了别人养得快肥了的猪羊。留足自己用的,剩下的都换了钱。有了钱什么都有了,江老大的日子美得不得了。江老大的钱来得虽然不怎么那个,可终究是凭他的本事,人们倒也蛮敬重他。
 
可是,后来的一件事,人们都看不起他了。
 
事情依然是发生在上游下暴雨发洪水的时候。那水真大,大水不仅冲毁了上游的土地,冲毁了房子,猪羊的圈舍,洪水还卷走了人。江老大呢,依然在水里忙活着发财。发就发吧,谁让人家有本事呢。可是,江老大硬是让钱迷上了眼睛,在洪水里遇上了人,他都不救。任凭岸上的人怎么吆喝,他都不去。待到他赶着一头牛靠岸,人们问他怎么不救人时,他说那人已经死了。死了?死了也是人呀,也应该捞起来呀。可是他没有捞。自此,人们再也看不起江老大了,虽然他有一身的本领,但觉得他没有人性。他呢,不管不顾,遇上上游下暴雨发洪水的时候,依然捞檩条捞椽子、依然捞猪捞羊,就是不捞人。
 
于是,就有人当面骂他要遭报应。江老大依然我行我素。
 
后来,江老大果然遭了报应。
 
那一年,旬河的水太大呀,河岸边好多的良田和房子被洪水冲毁了,也有人被卷进了水里。部队还派出武警协助老百姓抢救财产,救援落水人员。而江老大呢,依然在浪里翻滚捞檩条捞椽子,依然捞桌子柜子,依然捞猪捞羊。江老大从上游捞到下游,那一天里,他还是高兴地捞了很多很多东西。不过,当他夜晚高兴地从下游赶回家时,他找不着自己的房子了。那水真的是太大了,河水竟然进了旬河镇。那水也真是奇怪,涌进镇子独独冲走江老大的家。江老大几十年在水里积攒的家业片刻就让水收回去了。待到江老大从河里回来,他的家连地皮都不见了。
 
后来呢,江老大竟然十分害怕旬河,每次一到河边禁不住双腿打战,接着小便失禁。再后来,江老大一家就搬到远离旬河的山顶上去了。他知道,旬河河水清澈,容不下他卑劣的行径。
 
选自《百花园》江老大喜欢打鱼。那时候旬河的水大,鱼也多,河岸上的人,农闲了划着小船撒网网鱼,或者用渔叉叉鱼。而江老大仗着水性好,总是空手下河,赤身入水,片刻就见一条又一条的大鱼快乐地飞落在岸边的草窝里。
 
江老大还喜欢捉鳖。鳖生得比鱼笨,可鳖比鱼狡猾。鱼可以钓,可以用网子捞,网鳖不行,钓鳖也难。鳖必须用叉子叉。而江老大捉鳖不用叉,而是用草鞋。他看见鳖在河里游玩的时候,慢悠悠地脱下脚上的草鞋,拴一截麻绳,在草鞋里放一块小石头,然后把草鞋抛进水里。片刻工夫,他拉动麻绳,那鳖就抱着麻绳高高兴兴出了水。
 
江老大还会闭气功。闭气功是什么?闭气功就是在水里可以不用换气。江老大可以待一炷香的时间,我是亲眼见过的。
 
记得那是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刻,我们一边在旬河大桥上享受清凉,一边听大人讲述江老大的传奇故事。这时,公社的武装部长背着一支枪来了。武装部长是个不服人的主儿,当他听说江老大有闭气功以后,“喀嚓”一声,随手从背上的枪膛里退出一粒子弹,顺手丢进桥下的深潭里。说,江老大,你不是有闭气功吗,你有本事下去把这颗子弹找回来。武装部长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那么大的潭,水又那么深,不用说是子弹,就是把枪丢进去,江老大也不一定找得回来。我们都怨恨武装部长太刻薄,可江老大也不答话,纵身一跃就跳进了桥下的深潭。
 
那潭有多大呀,比我们半个镇子都要大;水有多深呢,大人们也说不出来。不过那里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每年都有想不开事情的女人在那里寻死,一去一个准儿。所以,我们小孩子很少到那里去玩,嫌那里晦气,更嫌那里危险。那么一个晦气又危险的地方,谁知道江老大还会不会出来呢?
 
一炷香都烧完了,江老大还不见出来。人们都慌了,武装部长也急得直冒汗。大人们冲着深潭喊了几声,急忙忙活起来。水性好的就跳进深潭寻找江老大,水性不好的就驾着船到潭的出水口计划捞尸。江老大家里已经传出了哭声。也就在这时,江老大跃出了水面,他不仅嘴里含着那枚金光闪亮的子弹,怀里还抱着一条扁担长的大鱼,真是稀奇得不得了。人们赞叹之余,就骂他是水鬼。
 
江老大有了这么大的本领,自然靠他的本领过起了好日子。一条鱼可以换一升包谷,一只鳖也能换一斤油,多余的鱼鳖还能换来更多急需的东西。
 
不过,那时候的鱼鳖水产不怎么受欢迎,他也就是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江老大发财的时候,就是上游下暴雨涨洪水的时候。上游下暴雨涨洪水了,就会有房子被冲、牲口圈舍被毁,洪水携带着檩条椽子家具器皿以及猪呀羊呀顺路而下,江老大就成了浪里白条张顺,驾着木筏在浪里翻滚,十分的洒脱。一时三刻,岸边就有了盖房子的檩条椽子,也有了装粮食的柜子吃饭的桌子,羊圈猪圈也有了别人养得快肥了的猪羊。留足自己用的,剩下的都换了钱。有了钱什么都有了,江老大的日子美得不得了。江老大的钱来得虽然不怎么那个,可终究是凭他的本事,人们倒也蛮敬重他。
 
可是,后来的一件事,人们都看不起他了。
 
事情依然是发生在上游下暴雨发洪水的时候。那水真大,大水不仅冲毁了上游的土地,冲毁了房子,猪羊的圈舍,洪水还卷走了人。江老大呢,依然在水里忙活着发财。发就发吧,谁让人家有本事呢。可是,江老大硬是让钱迷上了眼睛,在洪水里遇上了人,他都不救。任凭岸上的人怎么吆喝,他都不去。待到他赶着一头牛靠岸,人们问他怎么不救人时,他说那人已经死了。死了?死了也是人呀,也应该捞起来呀。可是他没有捞。自此,人们再也看不起江老大了,虽然他有一身的本领,但觉得他没有人性。他呢,不管不顾,遇上上游下暴雨发洪水的时候,依然捞檩条捞椽子、依然捞猪捞羊,就是不捞人。
 
于是,就有人当面骂他要遭报应。江老大依然我行我素。
 
后来,江老大果然遭了报应。
 
那一年,旬河的水太大呀,河岸边好多的良田和房子被洪水冲毁了,也有人被卷进了水里。部队还派出武警协助老百姓抢救财产,救援落水人员。而江老大呢,依然在浪里翻滚捞檩条捞椽子,依然捞桌子柜子,依然捞猪捞羊。江老大从上游捞到下游,那一天里,他还是高兴地捞了很多很多东西。不过,当他夜晚高兴地从下游赶回家时,他找不着自己的房子了。那水真的是太大了,河水竟然进了旬河镇。那水也真是奇怪,涌进镇子独独冲走江老大的家。江老大几十年在水里积攒的家业片刻就让水收回去了。待到江老大从河里回来,他的家连地皮都不见了。
 
后来呢,江老大竟然十分害怕旬河,每次一到河边禁不住双腿打战,接着小便失禁。再后来,江老大一家就搬到远离旬河的山顶上去了。他知道,旬河河水清澈,容不下他卑劣的行径。

上一篇:失忆的贪官 下一篇:小蜘蛛和捕蝇草
盘龙历史网属公益性网站,站内文章资源均由网友投稿或来源于网络,若有侵犯您个人权益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处理并给予回复,望海涵!
2007-2016 Powered by 盘龙历史网 www.lishi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