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历史 → 近现代中国史 → 中国近代史研究 微信号盘龙历史网订阅精彩内容

李玉贞:毛泽东同米高扬谈建国蓝图

李玉贞  近代中国研究  2014-02-28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报错 【大字 小字


  淮海战役、辽沈战役后国民党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中。1949年1月—2月间,论节气,正是天寒地冻,论政治,毛泽东、中共中央所在地的西柏坡却是一片火红热烈,在飞雪中期盼万紫千红的春天。

  1949年1月8日至14日,1月30日至2月6日这短短的两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共的历史上,中共与联共(布)、中国同苏联关系上留下了深深的时代烙印,是一段很有特色的日子。所谓特色,指的是斯大林作为苏联国家和执政党的领袖,同事实上还处于在野地位的政党——中共的领袖毛泽东,就如何结束蒋介石代表的国民政府统治而进行的笔谈即频繁地交换函电。二人从切磋到达成对待蒋介石和谈的一致方针,到1月14日中共发表与国民党和谈的八项条件,发生在第一个七天里。这个期间,毛泽东曾经向联共(布)特使杰列宾表示愿意往苏联一行,就即将建立的新中国内政外交政策,直接向“大老板”斯大林请教。有趣的是毛泽东像联共(布)领导层一样也使用“大老板”一词来称呼斯大林。

  但是斯大林认为当时毛泽东应坐阵中国,就许多重大问题做出决策,毛泽东未能成行。

  半个月后,联共(布)派遣了政治局委员А.И.米高扬(Микоян)到西柏坡。他在那里逗留八日,从1949年1月30日至2月6日,又是一个七天。这段时间,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少奇、任弼时、周恩来、朱德在西柏坡与米高扬进行了十多次谈话,其中毛泽东本人与米高扬进行了七次会谈。在这些日子里,毛泽东、中共中央领导,和米高扬一起描绘共和国的蓝图。

  过去这些情况鲜为人知。查国内已经出版的三卷本《毛泽东年谱》、《毛泽东传》(上下册)以及其他毛泽东本人的文章,对于这个情况的介绍十分简略,《毛泽东年谱》中仅仅有几百字提到会谈情况。2005年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的学者、俄罗斯档案专家从俄罗斯总统档案和俄罗斯联邦外交部档案馆挖掘出极其珍贵的材料,编辑成《二十世纪俄中关系》第5卷(Советско-китайские отношения本文下用CKO)上下册,书中文件使读者对这十几天里重大决策的酝酿情况豁然开朗。通观这两周毛泽东同斯大林和联共(布)领导人的函电往来,有一些十分引人注目的亮点。

  斯大林深深介入中共政治生活

  在国共决战的关键时刻,斯大林为中共出谋划策,与之联合对付美国。国民政府1949年1月8日发出致英美法苏四国政府的照会,请它们居间调停国共关系。如何回答国民政府,直接涉及大国在中国的利益,但是鉴于国共内战,苏联在两党间的选择十分清楚,斯大林亲自出马与毛泽东协调。

  斯大林建议毛泽东取虚与委蛇的手法同国民党和谈。他们二人都反对美国介入调停,都主张不允许已经被中共宣布为战争罪犯的人参与和谈。斯大林的具体建议是,让国民党先亮出底牌,共产党后发制人,继而提出让国民党无法接受的条件,把和平旗帜抢过来。斯大林和毛泽东“期望国民党拒绝按照中共提出的条件和谈。其结局将是,中共同意和谈,因而不会受到继续内战的指责。这样一来,国民党就是破坏和谈的罪人,国民党和美国的和谈手腕也因此被拆招”,而中共则可以把战争进行到底。1949年1月14日斯大林就中共如何回复国民党国共和谈建议的事致毛泽东密电。他提出了两个招数,一是拒绝和谈,二是虚与委蛇。斯大林解释其意图说,“如果对手是诚实的人,直截了当毫不掩饰地回答固然好。可如果你的对手是像南京政府那样的政治骗子,那么直截了当毫不掩饰地回答,就要冒风险了”。(CKO,第5卷,下册,第21页)所以他电告毛泽东:即使国民党接受共产党提出的苛刻条件,那么在政府组成问题上共产党也务必牢牢握住权柄:到那时候,我们第一,不停战,按下述比例建立起联合的中央政府机构:共产党人在政治协商会议中约占到五分之三,在政府中占三分之二的席位,剩余的席位在其他民主党派和国民党人中分配。总理,武装力量总司令,如果可能,主席职位均由共产党人担任。这样便能够保证中共在未来政府和军队中的绝对领导。第二,总理,总司令,如果可能,主席职位尽可能由共产党人担任。第三,由政治协商会议宣布这样建立的联合政府是中国唯一的政府,宣布任何一个觊觎政府大权的政府为谋反者和僭权者,当予取缔。最后,由联合政府向国共两党军队下发命令,让他们宣誓效忠联合政府;并命令他们立即停止针对宣誓接受收编的部队的军事行动。对于拒绝宣誓接受收编的部队,将继续军事行动。斯大林估计“国民党未必接受这些举措。如果拒绝,那处境会更加恶劣,他们会遭到全歼。没有国民党,这些举措也将得到实施”。(CKO,第5卷,下册,第22页)

  毛泽东决策外交——新中国向苏联“一边倒”

  这是毛泽东一个战略性的决策,它涵盖了未来国家的内政外交政策、中共党的建设和意识形态诸问题。毛泽东1947年底谈到战后苏美英关系时,就明确要与苏联大做生意。他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中首次使用苏联日丹诺夫关于世界已经划分为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提法,明确未来中国要同全世界人民一道努力奋斗,打败帝国主义的奴役计划。向苏联一边倒的思想已然萌芽。在世界两大阵营的冷战气氛中,苏联考虑到本国在远东特别是中国东北的利益,也急于争取在世界范围内处于中间地带的中国。




历史头条回顾

本文编辑: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