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历史 → 隋唐 → 唐朝历史资料 微信号盘龙历史网订阅精彩内容

唐代利益集团自我涨薪公然加税20%

王春南  人民论坛  2014-03-10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报错 【大字 小字


  安史之乱后,租庸调法弊病丛生

  唐初实行的租庸调法,原本不失为好的赋役制度,但日久弊生,逐渐由利民之法变成了“虐民”之法。

  租庸调法是在均田制基础上实行的赋役制度。具体内容为:按丁授田,丁男每人80亩,然后国家向他们征收称为租、庸、调的赋税。租即田租,凡授田者,每丁每年交粟2石。调即交纳的本地所产绢、绫、絁(粗绸)等,每丁每年交绢、绫、絁各2丈,绵2两;交布的2丈之外加1/5,麻3斤。庸即以绢交纳的代役税,每丁每年法定服役20天,闰年加2天,可用绢代役,一天交绢3尺。加役25天免租,加役30天,租调皆免。

  据岑仲勉《隋唐史》一书,因隋以前征税缺乏详细记录,唐代赋税比之前朝,总体而言,孰轻孰重,还不好说。单就租这一项,比北齐为重,轻于北周一半,同于隋朝(北齐合每亩1. 6升多,北周5升,隋、唐均为2. 5升)。

  租、庸、调并不是唐朝授田者的全部负担,除此之外,还有所谓杂征、杂徭。其中杂征包括户税等。户税依据每户的等级(据资产多寡定级)征收。皇亲国戚、王公勋臣、官员等,均享有毋须负担以上各项赋役的特权。

  以实物代替劳役,百姓得以有更多的时间从事生产活动。故租庸调法的实行,有利于百姓于隋末大乱之后安养生息,有利于唐朝前期经济的复苏和繁荣。

  安史之乱之前,国家的治理尽管有种种弊病,潜伏着危机,但财政经济一时还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当时“兵虽多而无所损”,“官不滥而易禄”,财政开支还在朝廷能够把控的限度之内,赋税的征收较有节制,租庸调法尚能正常施行。但安史之乱发生后,情况大变,战事连年不断,人口凋耗,人死而户口册上名字未销的情况十分普遍。土地占有状况、民户资产状况与以往差别很大,已很难执行租庸调法。战争打破了常规,也使租庸调的征收乱了套。征收的机构凭空增多,床上架床,屋上架屋,互不统属。法外征收,诛求无已,百姓“旬输月送,无有休息”,不胜负担。富户丁多,以做官、入学及当和尚、道士等,得以免除租庸调,而穷人没有收入但丁在,故赋免于富户,而增于穷人。也就是说,富户所免除的赋役,都转嫁到了穷人头上,这还公平吗?据岑仲勉的计算,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及十四年,毋须承担各项赋役的户数,约占总户数的40%至41%。其余的59%至60%的人家,要承担国家100% 的赋役。这真是不堪承受的重负。百姓只好用脚对租庸调法投否决票了,据《新唐书》载,人民流亡,各地都有,且数量巨大,留在本地的“百不四五”。租庸调法已难以为继,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冲破既得利益集团阻挠,唐德宗毅然颁行两税法

  法弊必变。大历十四年(779年)五月,唐德宗即位,宰相杨炎适时地提出了用两税法代替弊端丛生的租庸调法的方案。对这一方案,德宗表示赞同,并下令布告朝野。一时间,对两税法方案的讨论和争论很是热烈。

  出乎朝廷意料的是,对杨炎所提改革方案的激烈的反对声,竟来自统治集团内部,来自掌管赋税的官员们。《旧唐书·杨炎传》说:“而掌赋者沮其非利,言租庸之令,四(数)百余年旧制,不可轻改。”《新唐书·杨炎传》说:“议者沮诘,以为租庸令行之数百年,不可轻改。”掌管赋税的官员反对两税法方案,借口是,租庸调法是祖宗制定的,实行了几百年,不是很好吗?祖宗之法怎么能说改就改呢?况且两税法不见得就好。

  说这部分官员是抱残守缺的保守派,可能还没有触及本质。维护祖宗之法,不过是他们打的一个幌子,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多年来,他们利用租庸调法上下其手,中饱私囊,一个个暴富。对他们来说,租庸调法是利之所在,他们岂肯轻易放弃?就像贾宝玉颈子上挂的“通灵宝玉”不能丢失一样,他们也不能失去租庸调法。

  一个社会,各个群体之间,往往利害冲突,对这个群体有害的,对那个群体或许有利。反之亦然。百姓已认租庸调法为弊法、恶法,对其深切痛恨;但对掌管赋税的官员而言,它还是“良法”呢,对其很有感情。靠租庸调法大发其财的,大有人在。我们说租庸调法养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可能并不为过。如若不信,请看下面的记载。

  《旧唐书·杨炎传》说,朝廷对征收租、庸、调的各个环节及有关官员不能实行监督,朝廷不能审计度支、转运、节度等使,度支、转运、节度等使不能审计各个州的官员。全国的租、庸、调在征收和送入国库的过程中,权臣、猾吏狼狈为奸,被他们贪污、盗窃的,“动万万计”。河南、山东、荆襄、剑南等重兵镇守的地方,赋税绝大部分被截留了,只有很少一部分解送国库。这些地方的军政官员都肥得流油,过着奢华的生活。他们随意增加部属,随意给部属定俸禄。征税的名目极多,“废者不削,重者不去,新旧仍积,不知其涯”。已经废除的税,他们照收;重复的税,他们不予取消;旧税加新税,征收没有限制,催交没完没了。

  这些掌管赋税的官员,是依附在唐朝赋税体制上的寄生虫。一旦废除租庸调法,实行两税新法,无异于封了他们的“利门”,断了他们的财路。毕竟借老法舞弊,他们轻车熟路;而借新法耍奸,一时还不容易,所以要群起反对朝廷用两税法代替租庸调法。这是利欲使然。




历史头条回顾

本文编辑: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