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历史网情怀文学阅读,人生流金岁月,情怀经久不忘。

历史网情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阅读 → 人生
  • 我就是他们要保卫的那种文明

    一战爆发,大哲学家罗素不去参战而去反战,有个老太太很生气地对他说:别的小伙子都为了保卫文明穿上军装打仗去了,你就不惭愧吗? 罗素回答说:我就是他们要保卫的那种文明。我再没听过比这更有范儿的回答了。 罗素还说过两句让我深受触动的话,一句是:我

  • 真假聪明

    真聪明的人,哪里看得出来。 聪明人天赋异禀,事事看透,如自幼长透视眼一样,对自己的天赋习以为常,才不会炫耀聪明。 又因为真正聪明,早已知道聪明同名牌服饰一样,拿来用最好不过,拿来炫耀,就太显肤浅无聊。 有时候会听到大家赞一个人冰雪聪明,是,那

  • 唐僧为啥能当师父

    唐僧是一个特别好的领导。他每走到一个地方,就说悟空你去探探路,他说的是未来。让八戒去找点吃的,说的是现在。让沙僧去做的事是喂马。当徒弟问师父你干什么,他说我歇会儿。为什么一个歇会儿的人会是三个干活的人的师父?唐僧不仅武艺不如别人,他还走到

  • 完美的缺陷

    美食家蔡澜教人做五香花生时,这样强调过:记得只拿一小碟上桌,等客人吃不够再要时,再拿出一小碟两碟为限度,不管客人如何再三要求,都不能心软。 人生许多事就是如此,切莫做到极致,就能回味悠长。取舍有度,方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人的成功,一半在于接

  • 画家的诞生

    法国有个孩子从小就喜欢画画,14岁时已小有成就。父亲带他去见好友毕加索,想让大师收他为徒。毕加索看了他的作品后,拒绝了。 毕加索说:如果您想让孩子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而不是毕加索第二,您就把他领回去让他自己去创作,他很有前途。 大约40年后,当年

  • 如何对男子使用敬称

    电影《老炮儿》里,路人向冯小刚扮演的北京中年男子六爷问路时没有用礼貌用语,六爷不依不饶,李易峰扮演的六爷儿子跟旁人问路,也记得先唤声哥。 如何对陌生男性使用敬称,各时、各地规矩不同,但总的说来,跳不出以下几类: 不会犯错的哥和老师 遇到有些身

  • 我想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收到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寄来的明信片时,我正在赶写一篇关于国内旅游景区的稿件。盯着明信片上成片的白桦林,我心中突然涌出一种久违的感动,透过这张薄薄的纸片,我仿佛听到了林子里沙沙作响的自然之音,仿佛看到了西伯利亚广袤的天与地,仿佛感受到了座座

  • 淡: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

    回想从前在台湾念书的日子,其中最可怕的景象之一就是路过学校饭堂厨房,看见几个厨师浑身是汗在炒菜,他们用双手挥动一根泥铲在硕大的铁锅里翻来翻去,然后拿起一个纸盒,倒下整整半盒的粉末。那些粉末自然就是味精。 台湾人酷爱味精,夜市街头的小吃摊上几

  • 白的猪

    相传,汉代辽东境内,所有的猪都是黑色的。唯独有一天,一只母猪产下个白头小猪,嗷嗷待哺,甚是可爱。村人觉着稀奇,便奔走相告。很快,村长知道了这事儿。 村长也觉神奇,以为这绝对是天下第一猪,逐命村人为白首小猪缝制了花衣裳,又佩带彩绸,一行人吹吹

  • 熟悉和陌生

    看到细细的藤上开出一串牵牛花,我不由惊讶地叫起来。不是因为我不熟悉牵牛花,而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这里种过这种花,这里的土也属于僵硬、沉睡的土,怎么可能会有花藤长出来,还开出如此精致单纯的花?我的确为生命的力量、美的创造感到意外。 描写自然的圣

  • 我们依然生活得很卑微,像蚂蚁

    我到林中去,因为我希望谨慎地生活,只面对生活的基本事实,看看我是否学得到生活要教育我的东西,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 我不希望度过非生活的生活,生活是这样的可爱;我却也不愿意去修行过隐逸的生活,除非是万不得已。我要生活

  • 富人的自我控制

    美国著名的数学家乔治盖洛普说:人们对历史上有些人物念念不忘,有时并非由于他们的政绩如何、战功多大、拥有多少财富,而只因为他们的某些性格上的细微特点。财经作家吴晓波就调研过全球30位首富,发现他们在细微性格上极其相似:低调、坚硬、貌似不近人情

  • 界外功夫

    近读薄薄的一本《中国画浅说》,合上书本,一个问题出来了怎样才能画好画? 当然得下苦功夫。遵循古例,先学画法,再求画理,然后通过传移模写,操练百般武艺,天长日久,自然可以拿出质量上乘的画作来。 习画多年,成一代画匠,也许并非难事,要做一代画师

  • 云在青天水在瓶

    《洗心禅》里有这么一个典故。 李翱是唐代思想家、文学家,受佛教影响颇深。他认为人性天生为善,非常向往药山禅师的德行,他在担任朗州太守时曾多次邀请药山禅师下山参禅论道,均被拒绝,所以李翱只得亲自登门造访。那天药山禅师正在树下看经,虽然是太守亲

  • 人生“定额”

    在纽约拜访一位景仰多年的前辈,在他朴素的家里畅谈文学。从历史的无情谈到人性的险恶与救赎时,这位已90岁的文学大家讲了一个亲历的故事:他和一位曾在前线出生入死的军官聊天,他问军官怕不怕死。军官说开始怕,慢慢就不怕了,越往后心里越踏实。他很疑惑

  • 感悟人生

      一  仔细想来,人的生与死的界限会是如此简单,简单得让人难以置信。  有谁会意识到,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如同汹涌的大河流水,一去不复返。  人的生与死,从生物学的角度讲,是心脉的跳动;从哲学的角度讲,是人对时空的

  • 伟大诗人都有为官的心却无为官之缘

      作为一位伟大的诗人,其必须心系国家、心系百姓,有着远大的治国安邦平天下的理想,只有这样,才能被冠以伟大二字。没有为官的心的话,李白就不能写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名句,杜甫也不能呤出“朱门酒

  • 韩信身后事:买卖场上焉有仁义在!

      秦末汉初时的韩信,就是那位与张良、萧何并称为汉初“三杰”之一的,是很有经营头脑的人,出生贫寒,因为做买卖没有本钱,做小的,他又不屑一顾,只好天天走东家串西家蹭饭吃,让南昌亭长的老婆非常瞧不起;有一位心地

  • 人生的考场

      又到高考,近千万的考生,为了同一个目标,捧起了同一份决定人生命运和前途的考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让我想到非洲角马的大迁徙,奔腾不见首尾,生死不顾的惨烈奇观。  一份高考的答卷,几张薄纸,却重如千斤,让一个人从很小

  • 买回一堆意义

    我在国外生活了几年,再过十天就回家了,这两天又开始转悠,想着给亲戚朋友买什么礼物。 昨天去了名品折扣店,一些过了季没卖出去的名牌,也就是名牌中的半老徐娘,在那里荟萃一堂。其实,我平时买东西,是最不讲究牌子的,觉得牌子这种东西,一是欺负人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