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历史网情怀文学阅读,人生流金岁月,情怀经久不忘。

历史网情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阅读 → 人生

跟风与追风

《新民晚报》) 吴莉莉2015-06-10编辑:游梦回仙 [字体:  ][关闭]
跟风与追风

鱼摊水盆边戳块破纸,上写“河鲫鱼”。“鲫”字看着不像,却想不出错因,怔了一会才知左右弄反了。现在难得写字,我也偶尔提笔忘字。如今除了中小学生书包里必备文具外,找人要纸笔都难。人际联系很方便,电话、短信、微博,还有炙手可热的微信,唐代王勃诗句“天涯若比邻”,现在看来真不夸张。不过忘字犹如数典忘祖,想来可怕,怪谁?都是信息时代惹的祸。

适应潮流才能进步,墨守成规要被淘汰。早上谁还会拎炉子到后弄堂门口劈柴爿、引纸生火?不行的,柴爿、煤球你都无处去买。顺应潮流也不易,想当初我不愿学电脑,领导逼大家进计算机房上课。几堂课下来,听得云里雾里的,头脑很恍惚。我更是除了开机、关机,什么都不会。众人自暴自弃:不学了。又都要点面子,便互相安慰:“六十岁学吹打,难!”抗拒最终还是不成,后来我总算懂了点皮毛。潮流来了势不可当,它卷着你往前,没有退路。信息交流方式日新月异,只能跟风虚心学习。

凡事也不能一味跟风。譬如买私家车,汽车于我非必需物,这股风就不跟。家有两个轮盘的20英寸小车,环保、省钱,还能锻炼身体。最看不懂的跟风是现今男人的发型,不说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仅发型而言,真叫莫名其妙。有人头顶上仅留块圆黑盖,余下头皮全泛着青光;有的头发剃一半留一半,呈阴阳状;有的仿球星小贝,弄个鸡冠样……至于梳小辫、留长发的,早都落伍啦。从前缺钱,为省点剃头铜钿,自家买推剪,寻块旧布做围身,邻里、同事间互相剃头,这事寻常见惯。初学者手艺差些,旁观的就会取笑:这头剃得像只“马桶盖”。再说“文革”风暴初起,给“牛鬼蛇神”强制理发,揿住头皮乱剪,一块青一块白,一半有一半无,叫你出不了门,还“勒令”不许戴帽子。蒙受奇耻大辱的含冤者因此而自尽的,不在少数。现在,这阴阳头型竟成了时尚,这风也有人跟?我忍不了。

最近有点烦,因为不会用微信。先后遭熟人一个个嘲过来:侬“微信”也不会啊?接着,是被迫接受培训:“喏,记牢!只要在手机里装个什么什么的,就可以了……”大有再不加入微信圈就要被抛出地球的危险。善意我心领,行动却没有。理由很简单:眼睛不好。有老同学说,他每天看微信要五六个小时,早上张开眼就翻手机。太奢侈了,生命有限,时不我待。窃以为:读书益于读“机”,每天翻阅纸质的书报多赏心悦目,我在地球村的根基一样扎得牢牢。

风还有“跟”与“追”之别。 跟风跟主流,追风不盲目。看到卖鱼的写错字心里不舒服,那是因为自己还有识几个字的底气在;入微信圈之风,我并不想跟,因为智能手机这东西我还玩不转,没有底气。但是,这两天出现新风向:每天雷打不动给我发电子邮件的两个老邮友,一夜之间突然“伊妹儿”断流!毋庸置疑,他们是转进微信圈了。我固然知趣,不会去探问究竟,而这圈子越滚越大,且势不可当。怎么看待这股风,“Yes”还是 “No”?我真有点儿站立不稳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