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历史网情怀文学阅读,人生流金岁月,情怀经久不忘。

历史网情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阅读 → 人生

没钱也任性

《长沙晚报》 孙宏蕴2015-06-10编辑:游梦回仙 [字体:  ][关闭]
没钱也任性

突然间任性就成了流行词,到处都是“有钱就是任性”,可我这啥也不缺就缺钱的人,却偏偏也想任性地生活。

据说,文艺青年最标准的小资生活就是别人听流行音乐时她听昆曲。我当然也喜欢青衣水袖轻拂,婀娜腰身扭动,妩媚顾盼回眸,但无论我放哪一出昆曲出来,再怎么压迫自己也听不完一段。那呀呀缓慢的曲调,不看字幕完全不懂的唱词,要爱上昆曲甚至能票友一番该有多难啊。总觉得学唱手岛葵或听听《嘀嗒》可比这简单多了,这也够文艺吧。

不听昆曲那就看张爱玲吧,从《第一炉香》到《倾城之恋》,张奶奶的作品我应该是看得不少的,当然,我不否认里面有许多不错的章节、短句让我念念不忘,但她文字里透着的阴郁让我实在无法热爱,还有些诸如鲁迅的名篇,梭罗的《瓦尔登湖》之类,光开头我就看了不下十次,晦涩的文字最终也还是没能收入我眼帘。自卑之余,只能感慨,当个文青真不易。

我喜欢毕淑敏雪小禅,却不爱读张小娴安妮宝贝,我读萌和尚延参法师风趣幽默的禅理文字,却不喜欢星云大师的佛学文章和释永信的心灵鸡汤。我喜欢易安和纳兰的词,除此以外的诗词少有让我反复吟诵,且印象深刻的。我读《诗经》各种通俗解说甚至戏说,却很少逐句背诵原文,因为里面不认识的字实在太多了,我不做学问,只为读着开心,就不为难自己了。阅读,于我就是一种游戏,抛弃规则、功利,随心所欲地读,这算不算太任性?

游泳是我每日生活的重要内容,虽然游泳的初衷只为减肥,但几年下来,速度达到一定水平,肌肉习惯刺激,减肥困难时,有教练告诉我对提速、减肥更可行却艰辛的锻炼方案,我断然拒绝了。只因为此时的我,早已成为了一条快乐的鱼。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只愿意享受在水中滑行,与水温柔相亲的感觉。水中的拼搏还是留给孙杨吧,我就这么任性。

朋友圈里各类朋友都爱晒家中小猫小狗各种萌态,养何宠物看头像就知,那份热情绝对是爱心人士特有的,他们给猫狗们买的服饰用品都超过我了,还有给狗戴表的,更让我自惭形秽。我一个不打牌、不看电视,还不养宠物的人,看现在这情形是已无法混人类了。我都惊异我仍能够坚强地活着,并且为了不拉仇恨,还常常对别人的宠物点个赞。凭我这点赞功夫就知道,其实我也有爱心,只是我的爱心不够泛滥。我愿意把仅有的爱分送给家中老小各位亲朋,我愿意爱够了人,再来爱小动物,这样的任性行不行?

活着活着,我们就老了。花开花落间,时光飞逝,为什么我们不用剩下的时间开心地活过呢?我从来渺小,自己的命运都常常不能掌控,更别谈主宰世界了,所以就让我抓住手中每一个稍纵即逝的当下,听从内心的呼唤,任性妄为下去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