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历史网情怀文学阅读,人生流金岁月,情怀经久不忘。

历史网情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阅读 → 生活
  • 南方冬天不好过

    刘宝瑞先生有段单口相声定场诗,说两口子睡觉争热炕:老头要在炕里头睡,老婆死乞白赖偏不让。老头说是我捡的柴,老婆说这是我烧的炕。 为了争个炕,掏灰耙、擀面杖都出来了,动了兵器了。虽然是玩笑话,细想来也不无道理。你说,当下大冬天,遇到热被子被踢

  • 有些偏方匪夷所思

    何谓偏方?凡非正式医师所开之非正常的药方,或非正常的治疗方法,皆是偏方。医师本无包治百病的能力,许多病症不是药石所能奏效的。病家情急乱投医,仍然不见起色,往往就会采纳热心而又好事的人所献的偏方。姑且一试,死马当活马医。而且偏方所用药物多属

  • 小店

    我十几岁时去一趟北京市百货大楼跟过节一样隆重。映入眼帘的厚墩墩的一座大楼,前面有一个空场,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每个从大楼走出来的人绝不会空手,大包小包地挤公交汽车或绑在自行车后架上,扬长而去。那时的百货大楼给我的印象是拥挤不堪,买什么都排

  • 从易子而“食”到易子而“仕”

    古时遇大饥荒,草根树皮都已吃尽,民无可食,只剩下一双绿眼,在痴儿娇女身上扫来扫去。但谁又忍心吞食自己的亲生骨肉呢?虎毒不食子,礼国之民难道还不如禽兽么?于是我们可敬的祖先便发明了一种既能延续物质文明又能保全精神文明的两全其美的良策,那就是

  • 谁说良药须苦口

    最近,一位朋友用中药调理身体,医生给他开了一个月的汤剂。服药一周,颇有起色。恰在此时,公司派他出国。如果停药,势必前功尽弃;如果带药出国,煎药成了难题。正在犯愁之际,医院给他推荐了中药配方颗粒,令他喜出望外。 原来,这种配方颗粒是把每一味中

  • 脸色

    人有一种世间的分配:即脸色给别人看,再就是看别人的脸色。 前者,多数官老爷给下级看,恶人给善者看,妻给夫或夫给妻看,富人给穷人看这种脸色的张扬多有物质基础,一般讲来,这类给人看的脸色的布置,源于根植于生存感觉之优良,故而游刃有余,乃至有着此

  • 勇在当下

    几乎任何人都有当年勇,即便没有其他勇,也至少有过身体勇。 老当益壮有没有?不能说一个没有,但再老当益壮,也是相对而言,即只是与同龄人相比,他相对壮实、健康一些罢了,不可能比他年轻时还壮,除非他年轻时是个所谓的病秧子。95%以上的人,年过半百后

  • 何必欺人太甚

    在台湾,我常看电视上的政治谈话节目。那里面的话题非常尖锐,来宾又立场鲜明,所以总见针锋相对的情况。 但我发现,即使是政客,当他抓住对方弱点,可以穷追不舍、打死为止的时候,却常常问着问着,看对方已经词穷而招架不住,突然刹车,不再继续。 有一次

  • 卖嘛吆喝嘛

    老城里拆迁改造以后,那些胡同小巷已不复存在,许多往事都成为历史。想当年,一天到晚都能听见小贩们各种各样的吆喝声。大红果的糖堆儿赛梨不辣的青萝卜栗子味儿的烤山芋一斤约俩的大螃蟹尾音悠长,不绝于耳。 于是,又多了一句俗语卖嘛的吆喝嘛! 可不是吗

  • 千好万好,适合才好

    菜市场上的扁豆角,平时就卖三四块钱一斤,或配肉或素炒都不错。昨天傍晚,有个小贩处理扁豆角,五块钱居然能给三斤。张大娘认为便宜,买回来吃了两顿还剩一半。那扁豆角有点老,但是扔了也挺可惜,所以明天还得接着再吃。张大爷感慨地说:这可真是贪贱吃穷

  • 人情与人情味

    中国是个最讲人情的地方。 但在很多时候,国人却又是最没有人情味的。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在中国,人情实际上就是关系。无论是混在官场上的,还是泡在商场上的,如果没有一个关系网罩着,一般是很难做大的。所以,中国一向就有一个好汉三个帮的说法,至今

  • 两难选择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3个月,我的朋友安迪却从上次碰面直到今天还是不停在干咳。 倒也不是害怕被传染,基于关心我顺口问了一句:怎么还在咳? 安迪解释说因为有遗传性高血压,咳嗽是服用慢性药的副作用。 看他咳得很辛苦,我忍不住又多嘴了:不能换药吗?跟医生

  • 亦摇亦点头

    有这么一个问题:今天的人,为什么还要读古书?这个问题包含许多方面的意思。第一种意思,是读古书有什么用,而这里的用,在不同人那里,意义又各不同。 要想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先得清楚什么是有用。我总觉得,凡是喜欢提有用无用之类问题的人,心中的用,总

  • “身分”论

    对于现行身份证上的身份一词,我向来不以为然正确写法,应该是身分。但我一没资格,二没机会表达这个意见。作文写身分,编辑统统改成身份。 《甄传》里,皇后娘娘动辄拿位分说事,意思是让贵妃、淑妃、贤妃、德妃、宸妃、庄妃时刻牢记,自个儿身处何位,位

  • 大钱和小钱

    到国际邮轮港采访,来到检验检疫专门通道,我看见几只警犬四处走动,东闻闻,西嗅嗅,只见它在某个拉杆箱跟前坐下,检疫员便把这个箱子请了出来。 不一会儿,箱子的主人找来了。检疫员要求她打开箱子,我在一旁静观。翠绿色的拉杆箱是新秀丽的,箱主拉开拉链

  • 或许你会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

    一 前些天逛街的时候看中一件裙子,价格是我一个月的实习工资。试了试,很是喜欢,但是标价牌上的数字真心不讨喜。 回到家,心中放不下它,决心改天再去一趟买下它。 两天后,再次来到商场,发现适合我的尺码已经卖完了,只剩下一件大号的。营业员小姐说:我

  • 人生这本账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运作人生的模式。一个朋友,喜欢用固定的公式套取人生,比如3岁上幼儿园,6岁上小学,12岁上中学,18岁上大学,28岁结婚,30岁要宝宝,每一步都不能错,自己是这样走过来的,然后给孩子也是这样规划的。他总结说,这叫什么年纪做什么事情

  • 每一段时光,都有幸福的理由

    那还是贫瘠的岁月,饭桌上鲜见鸡鸭鱼肉。七岁那年,我第一次尝到了鸡爪的味道。那感觉油而不腻,香味满口。我顿时放慢了吃的速度,细细咀嚼起来,先啃脚趾那些肉少的地方,然后慢慢往上,享受肉多的。 那过程极其漫长,我甚至不愿意把肉吞下去,想让它散发出

  • 生活,在哪儿都一样

    1983年,一个姑娘放弃了考大学,留在父亲所在的镇上做了一名中学英语教师。21岁的时候,她因相亲认识了一个乡镇干部,然后经组织认可结婚。两年后,她有了一个女儿,三口之家非常幸福。25年后,50岁的她已经经历了结婚、生子、换工作、做生意、当包租婆,却

  • 生活,从不曾荒芜

    2012年初夏,我回到了久违的家乡。外公说,你闲得发慌,不如来帮我干些农活。少时,我对农活并不陌生。而今,对农活竟有了新奇的感觉。 一大早,外公便揣着种子出门了,说是去种丝瓜。我也欣然起床,随外公来到田间。他在地里挖了坑,播了种又埋上土。外公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