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历史网情怀文学阅读,人生流金岁月,情怀经久不忘。

历史网情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阅读 → 文苑
  • 人世间

    想借一把雨伞出门 心中就动了绿意 草色好看 雨声响 外婆说,再美的人 美不过一朵莲花 那个蜻蜓是一片柳叶 那只蚂蚁是一粒种子

  • 日光

    禾然,我有多久没有写到你了? 记得那日我回故乡之前与你一别,犹如梦境之中的一场电影,明晃晃,纯白亮色,兀自闪亮,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界限,醉生梦死。那景致,犹如一种悲壮的前往。 我出生在北方,那是一个别人说起只有煤的地方,其实那里还有着灿烂如

  • 江南味道,依旧如初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那时的江南,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花的芬芳和草的清香。江南路,云水铺,出门进门一把橹。那样的江南,四季的清风中都裹挟着雨的清凉和水的腥臊;还有那粉墙黛瓦的素淡,吴侬软语的甜糯,春茗佳酿的醇香 这一切正是江

  • 疾病城市之镜月城

    一切要从一张优惠券说起。电子商业刚在镜月城兴起的时候,商家们为了抢占地盘,纷纷依傍门户网站,拼命发放各种优惠券、抵价券、会员卡,但是效果并不好,白花了广告费。市民对这些纷至沓来的彩色小图片缺乏信任,对号称免费的东西尤其存有疑虑。于是一个销

  • 人在幼年负轭,原是好的

    联考发榜那天,我在报上寻找自己的名字。 找着找着,天哪,我竟然考上了台大工学院土木系。没有弄错吗?这可是所有自然科学类考生前一百多名的成绩。 我不敢相信,擦擦眼镜再看一次,自己的名字真的在上面。数一数,一、二、三、四、五全班一共十四位同学考

  • 我要把自己寄给你

    要把自己装在水瓶里 用奶酪写上住址姓名 用红里透白草莓粉撒上爱心 里面涂上我爱你 漂过无边无际的海洋 一直漂到你那漂亮的家 草莓粉早已掉色 奶酪已经过期 只有那浓浓的我爱你印在瓶里 你打开门一看 吓得大吃一惊 连忙打开我透气 一股浓浓的爱意 我要把自己

  • 写给未来自己的信

    在一个温暖的地方 我写信给你,那时 你已经忘掉自己,未来的你 打开我的信笺,一定会像 打开一对蝴蝶的翅膀那样惊喜 我要告诉你我的门环上 还插着一朵雏菊,这时, 微风轻叩窗棂,如果是你 我会急忙跑过去,吓灭一盏小灯 天气晴朗的时候 我会告诉你我现在的

  • 我年轻的身体与痛

    无论时光会如何涌动如流水,关于那场病的记忆,都会像水面上漂浮的花瓣一般,泅渡而来。 那一年,正是我年轻岁月中最顿挫无奈的日子,想尽所有的方法都不能挽回我的命运,他还是离开了我,从此世界在我眼前,仿佛一部老电影,全是黯黄的颜色。我整个人像一座

  • 片刻宁静与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很小的时候,当我知道地球是圆的以后,常会站在平直开阔的路面发呆,想着自己站在自行旋转的巨大弧面上,也许我看上去的东西都是平直的,但其实万物都带着自己难以察觉的弧度,以好好地契合这个球形的世界。日头每升起一点,影子每拉长一点,我就同地球一起

  • 春天怎么还不来

    消失的池塘 乡下很多湖泊池塘,夏天铺满荷叶,村子泡在荷花香里,风抖动蝉声,一切都懒洋洋的。那时候,池塘的水清澈见底,看得见鱼虾游动。渴了,随便捧口水喝,太阳晒,摘片荷叶顶着,采莲蓬,摘菱角,塞满书包,一路吃回家。 不知道湖泊池塘什么时候消失

  • 一朵午荷

    这是去夏九月间的旧事,我们为了荷花与爱情的关系,曾发生过一次温和的争辩。 真正懂得欣赏荷的人,才真正懂得爱。 此话怎讲?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与欣赏荷有啥关系? 爱荷的人不但爱它花的娇美,叶的清香,枝的挺秀,也爱它夏天的喧哗,爱它秋季的寥落,甚

  • 小热昏结婚

    刚收到线报,小热昏又结婚了七年来,这是她第三次结婚,热烈鼓掌。 小热昏姓聂,是我的第一批网友。1997年的四通聊天室,小热昏深更半夜在聊天室骂脏话,一整屏的上海脏话。当时我在北京,看到乡音亲切异常,遂与之展开对骂,半小时后词穷,不约而同换成广东脏话(从香

  • 永生羊

    那年初冬,羊群又到北塔山,萨尔巴斯便走不动了,不得不被它的主人留在我们家。 那牧人说:萨尔巴斯天生就是一只弱生的淘汰羔子,若不是阿勒泰夏牧场的水草好,它很难活到秋天。看它现在的模样,肯定走不到沙地,所以既然到了北塔山,索性留下它,免得死在路

  • 孝猴

    古壮乡崇左村,住着个热心肠的叶婆婆,她粗通医理,能为乡邻治跌打损伤,平时摊上谁家有红白事需要帮忙,叶婆婆总是第一个到达。 这天,叶婆婆帮乡邻忙完一场白事,刚想回家歇息,忽见有人跑来说:不好了,出殡队伍遭到猴子袭击了!原来,全身缟素的出殡队伍

  • 海棠依旧

    喜欢海棠。 三月下旬,安静了一冬的千枝万条一齐萌动。几天不留意,便是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浅数点红了。这时候的海棠,大约是十五六岁的少女,清纯、娇羞,最合清晨的朝暾,柔媚的金芒一丝丝照来,枝桠的明暗之间,透着轻灵,透着朝气。看着她,宠着她,

  • 谢谢您,妈妈

    她是个大块头的女人,提着一个大手提包,里面除了锤子和钉子之外什么都有。提包的带子很长,她把提包挂在肩头。大约是晚上11点,她独自行走,这时一个男孩追上她,想抢走她的包。男孩从后面用力一拽,手提包的带子断了。但是男孩的重量加上皮包的重量,让他

  • 一架被放错了地方的旋转木马

    如果一座旋转木马被放在写字楼间的空地上,抬头是高楼,低头是停车场,左右手都是商场,前后人来人往,一个小朋友都看不到,那么 我要说的,就是这一座旋转木马,就叫它小北吧。虽然在工厂里出生长大,可是小北早就听过很多游乐园的故事了。因为时常会有退休

  • 江湖

    江湖,千刀杀不尽的万仞苍茫。 提起江湖,便习惯地想起金庸,那个将江湖写得淋漓,将不羁写进气质里的侠者,未佩刀剑,亦无素衣白马,但那渗了戾气的笔触及骨子里的浪子气质,是独一的。 人性的贪婪跃然纸上,我始终认为,珠宝上没有实体的毒,有的只是引诱

  • 光脚

    若不细看,她与大街上别的老太太没有多大区别。她低着头,目光迷离,步履蹒跚,脖子上的浅蓝色围巾在寒风中随雪花飘飞。从她身边经过的人都匆匆忙忙目不斜视。圣诞节快要到了,每个人都很忙碌,更没有人愿意见到或惹上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一对情侣拎着装满圣

  • 历史是一条河

    三三: 我小船已把主要滩水全上完了,这时已到了一个如同一面镜子的潭里。山水秀丽如西湖,日头已出,两岸小山皆浅绿色。到辰州只差十里,故今天到地必很早。现在太阳正照到我的小船舱中,光景明媚,正同你有些相似处。我因为在外边站久了一点,手已发了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