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历史网情怀文学阅读,人生流金岁月,情怀经久不忘。

历史网情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阅读 → 校园
  • 不一般的一般般

    他们是师范的同学。 这次,恰好有国外的同学,北京、上海的同学凑一块儿回来,就聚一聚。 此类聚会,总是走得更远的人、成绩更显著的人先聊。 他们大多还是从教。在国外就职者,讲人家的教育是怎么做的,讲自己学科的尖端,讲出息的学生有多么出息,洋文一串

  •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角钱买,但馄饨铺的老板娘无论如何不肯白给他。 都是去年的挂历了,你就扯一张给我,也不是什么损失。 不是什

  • 倒计时

    我与王珂在学校操场角落上偷偷抽烟的时候,操场中央正在进行高考进入一百天倒计时的誓师大会。在进入会场的时候,王珂拉着我溜出人群,王珂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当然这只是在老师的眼里。我与王珂在校外的美术培训班认识,我是一名美术高考生,王珂是我的设

  • 你有“异性免疫力”吗

    最近有两个高中女生来对我说:不得了了,我们一位要好的同学交了男朋友,怎么劝她,她都不听,眼看再过几个月就是高考,老师,你说怎么办? 男(女)生是不是毒蛇猛兽 看她们焦急的样子,使我想起自己的高中时代,我的母亲也总是耳提面命:没考上大学,绝对

  • 青春就是一场上进的春梦

    高中念文科班,身边清一色女孩子。严厉冷酷的班主任为了杜绝一切早恋可能,将班里仅有的7名男生全部放在最后一排。因为实在没有真空罩,还是有两个男生与倒数第二排的两个女生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高中恋爱,另有两个男生向心仪女生表白被拒。 我坐在教室中间

  • 疯狂的晾衣架

    我的妈妈不但是一个急性子的人,而且是一个超级购物狂。 瞧,一只大大的空水桶里面挤满了各式各样的晾衣架,从颜色上看有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从形状上看有长的、短的、圆的从材料上看有金属的、木制的、塑料的哇,不但形状各异,而且数量多,有百余只。它

  • 在信纸里微笑的老师

    那么多年的学生岁月,那么多的老师在生命中来来去去,却有那么一张脸,一直在时光深处微笑。那是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四十岁左右,她讲课与众不同,虽然课讲得生动,却极少笑,似乎总是不开心的神情。 初一下半年,我从乡下中学转到县里,一到新学校,正逢期

  • 莫负春光

    很多年前的春末,我是班上最贪玩的一个小孩。春末的时候,意味着我在更加玩命地玩,面对暖和的太阳,我都恨不得把自己用擀面杖擀成最大面积去承接。 我有一个同学,她叫刘仁华。正如这个端庄严谨的名字一样,她是一个好学生,时时刻刻都在学习、上进。她有很

  • 永远的逗号

    高二上学期,我们班换了一位语文老师。消息灵通的同学说,他姓周。 周老师第一次走上我们班的讲台时,还没说话,一抬手,就把一盒粉笔碰到了地上。他连忙弯下腰,一根一根捡起来。这时,隔壁的音乐教室传来一阵歌声半个月亮爬上来,咿呀呀,爬上来,几乎是和

  • 十一学校:体育技能让学生终身受益

    乐龙璋即将高三毕业,从初一开始,他已经在北京市十一学校度过了6年的学习生活。由于热爱球类运动,6年里,他几乎修满了学校开设的所有球类运动,如棒球、篮球、羽毛球、排球等。 这得益于十一学校的自由选课制度。从2011年起,学校取消了行政班级,全部采取

  • 历史课的开场白

    这个学期的历史课开课之前,老师从班里选了一半学生,每天课间的时候,去他的办公室看一样东西。 星期四这天,历史课上,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大玻璃碗。 他先把之前选出的一半学生叫上讲台,那些学生对着玻璃碗里的东西发出一阵惊呼,赞叹、惊

  • 那个坚持要拯救我的老师

    那一年,她刚从师大毕业,念的是化学系。她是一个在屏东客家村长大的女生,被分配到我们学校,一个复杂都会环境里的国民中学,而且一来就被派任为我们班的导师。 连我们才十三四岁的小孩都知道,她被整了,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潜规则、礼数不够吧,所以她被安排

  • 那时爱情那时书

    20世纪80年代高校间流传一个顺口溜:苦清华,乐北大,要谈恋爱到师大。清华当时是纯理工院校,学生学业繁重;北大人自带一股天之骄子的自信,所以老乐呵呵的;师大呢,恋爱之风盛行。 也真是。刚入学没俩月,光我们班迅速有三四对同学建立恋爱关系。毕业之后

  • 我的另类高中生涯

    对很多人来讲,高中生活应当是紧张而充实的,但对我而言却并非如此。因为高一时发生的一段小插曲,我一下子变成了隐形人,开始寂寥地生活在别处。 读高一时,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话痨,最爱在课堂上跟人交头接耳。上课的时候,老师在讲台上大讲,我就在下面和同

  • 带我走,去遥远的星球

    与陆领真正结识,是大一那年的夏天。当时我顶着剪失败的西瓜头,一个人傻里傻气地在市中心发传单。 行人都是上帝,我要做的是堆笑再堆笑,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把手里的一沓纸转送到上帝的手里。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我简直就是微笑机器中的战斗机,眼看只余下

  • 汉字为何变成“陌生的熟人”

    2013年的暑期,两档看上去简简单单的电视节目《汉字英雄》和《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掀起了社会议论的波澜。参与闯关的学生能写出荦荦大端,却写不出髋关节;十个大人里头有九个不知道熨帖、七个不会写癞蛤蟆两档电视节目不仅考验了参赛学生的识字量,也让电

  • 复旦学霸的英语学习法

    大学之前,我从来不是个爱学习的孩子。不爱听课,喜欢玩,但是为了不被批评,经常装出一副好孩子的样子。记得高一高二的时候,在英语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突出的优势。我的高中叫作青岛二中,山东省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而当时我所在的班叫作直升班,可以理解为

  • 那些青春里的小暧昧

    @无名氏在臆想:和暗恋的女生一起补课,楼道很黑没有灯,她误以为我是另外一个女生,一直挽着我的手下楼。 @陈不详_Smile:高一时和关系很好的男生下课闹着玩,问他衣服上的口袋通不通(肚子上的),他说你试试,我就把手伸进去,结果他的手从另一边伸进来,

  • 怎样申请大学策划

    选择专业类型,进行具体准确的专业定位,是每一位九年级以上的学生和家长必须重视和提前考虑的问题。 案例一:有一名十年级的男生,准备上建筑设计专业,我们与这位学生和家长商量,并问家长是否确定孩子具备这方面的潜能,家长和学生都不清楚。为了确保这位

  • 未来宽广 叛逆才堪说

    家访到你这里的时候,你早就跑的无影踪了,你的妈妈红肿着眼睛跟我絮叨着你的退步,每当我要他在学业上尽心尽力的时候,你猜怎么着老师,他就拿出什么韩寒、比尔什么茨的来堵我的嘴,口口声声说什么那些人也没有苦读思读,照样牛气冲天。他还不忘补充说那些读大